重生之千金歸來免費閱讀by迎冬免費小說重生之千金歸來

重生之千金歸來免費閱讀by迎冬免費小說重生之千金歸來

重生之千金歸來

時間:重生之千金歸來作者:迎冬來源:zd

重生之千金歸來免費閱讀by迎冬小說重生之千金歸來,豪門小說重生之千金歸來作者迎冬全部免費閱讀,主角是易安晏晏,《重生之千金歸來》免費閱讀作者迎冬的小說完整版未刪節。他蹲下,將她的鞋擦凈。濃密蓬松的頭發里發旋乖巧地隱藏著。她低頭看他,卷翹的睫毛微斂!耙装,你喜歡我嗎?”良久之后!拔蚁矚g你!...

《重生之千金歸來》在線閱讀

《重生之千金歸來》逛街

柳家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有人強行反駁:那也是晏溫要賽車,所以才會這樣!

晏溫逼著你家柳正如賽車了嗎?是他逼著你家柳正如卸掉一條腿?晏晏冷笑一聲,咄咄逼人,自己逞狠贏不過就耍這些下三濫的手段,賽車是你家柳正如自己要參加的,腿也是你家柳正如自己要卸的,沒有誰逼著他卸,要說卸了這條腿也是他自己愿賭服輸!

柳家人被懟得鴉雀無聲,除了柳正如的姐姐柳正芯還是不肯放棄。

她咬牙:你這叫血口噴人!

我血口噴人?晏晏笑了,她舉著手機湊近,你是聾子還是裝聾子?沒聽出你弟弟的聲音?

話落,忽然柳正芯一巴掌就把手機拍在地上。

錄音一下子就中斷,大廳里安靜了下來。

晏晏似笑非笑地看著柳正芯:你以為我就這么一份錄音?不好意思,我備份了很多份。要是你們再這么胡攪蠻纏想要訛詐,就等法院的傳票吧。到時候讓法院來判判,是你們有理還是我們有理。

一聽到法院兩字,柳家人你望我我望你。

許是知道自己這方已經占不到什么優勢,不要說要對方賠損失費了,說不定自己也要賠進去。

這樣想著,柳家人都三三兩兩地跑了。

晏家不一會兒就恢復了清凈。

晏晏撿起自己已經黑屏的手機,對上晏之嵐投過來的安慰目光,她笑了笑。

再看向莫馨馨的時候,晏晏只是微微掠過。

她說:我睡覺了。說著上樓。

莫馨馨張了張口,似乎有話要說,可最后她也只是看著晏晏的身影從樓上消失。

晏晏上了樓,剛要進房間時,忽然她見到一道身影半躲在墻后。

她望了一眼,見是晏溫,她特地停了一下。

但晏溫仍然站在那里。

晏晏覺得沒了意思,她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子里漆黑一片,晏晏沒有開燈。她順著習慣走到床前順勢一躺,柔軟的大床包裹著她,似乎能將突如其來的壞心情給散盡。

好在今天也不全都是壞事,晏晏想,至少她拿下了易家那三條生產線。

這樣想著,晏晏翻了個身。忽然燈光一亮,將室內照明。

晏晏捂了捂眼睛,憤恨地抬眼向門口看過去,下一秒她偃旗息鼓,收回了目光。

你來做什么?

晏溫抿了抿唇,面色不大自然:我,我來看看你。

晏晏閉著眼睛不太想看晏溫這一張臉:我很好,謝謝,現在你看過了吧?你可以走了。

晏溫張了張口,有些緊張:我對不起,我,我是來謝謝你的。

謝我什么?

謝謝你幫我出頭。

晏晏坐了起來,她看著晏溫看了好久,良久,她才說:你如果真想謝謝我,就好好念書,晏家的希望就在你身上。

晏溫卻皺起了眉頭:一碼歸一碼,我是來謝謝你的,不要說什么晏家的希望在我身上,你別想扣大帽子在我頭上,奶奶和爸爸還沒死呢

話還沒說完,晏晏厲聲喝道:閉嘴!

像是氣不過,晏晏指著門:你給我出去!

晏溫不動。

你給我滾!

晏溫也來脾氣了:滾就滾,誰稀罕,不過就是開玩笑,至于嗎?

說著哐的一聲,晏溫走了,并重重地帶上了門。

房間里又重新陷入了寂靜。晏晏無力地躺在床上。

開玩笑?晏晏笑了笑,她現在是連玩笑都不能開。她不想失去她的父親,她也不想失去奶奶,所有失而復得的東西,她都不想失去。

就連玩笑,也不行。

翌日。

易家一早來了消息,說是要和日安集團簽訂三條生產線的事情。晏老太太知道這件事的時候,眼睛都笑開了花。

此時晏家上上下下一派和樂,各個都對晏晏喜笑顏開,除了有些不自然的莫馨馨還有昨天和她吵過架的晏溫外。

餐桌上,晏老太太忽然問:再過陣子就是晏晏和晏溫的生日了吧?

莫馨馨說:是啊,晏溫二十歲的生日,晏晏二十一歲的生日。

既然這樣的話,是應該大辦一場,晏老太太問,之嵐,你說是不是?

晏之嵐沒意見:全聽母親的。

只見晏之嵐面上默不作聲,背地里偷偷地問晏晏:晏晏,你想要什么樣的生日禮物?

彼時,晏晏正裹著毯子在烤爐前看書,聽到這個問題,她認真地想了想:想要一個懷表。

懷表?

嗯里面有我和爸爸的照片的懷表。

上一世,她曾見晏溫有一個這樣的懷表,她一直很羨慕。

晏晏看著晏之嵐,就見晏之嵐一拍大腿:好!

說著晏之嵐起身:走,晏晏快去換衣服,我們出去拍照。

晏晏愣了一下,想了想,今天好像是要回學校的日子

但是回學校也就意味著那場和易安的首映會

晏晏打了個寒顫。相比起那場首映會,晏晏更愿意和晏之嵐出去,況且回學校的時間還可以往后挪一天。

晏晏去換衣服了。

這是晏晏第一次跟晏之嵐單獨出去,晏之嵐開了一輛低調的保時捷,載著晏晏在商業街下了車。

晏之嵐帶著晏晏逛了很多家店,試了很多套衣服也買了很多套衣服,晏之嵐還曾拿著晏晏砸店的事情打趣,也曾夸她干得好。

就應該滅滅他人威風,漲漲自己志氣!反正不管怎么樣,都不能讓人欺負到你頭上去!就算到時候天塌下來,也有爸爸給你頂著!晏之嵐這樣說。

兩個人逛了街,吃了甜品,晏之嵐像個老頑童一樣還拉著晏晏照大頭貼,一照照了二十張。

最后兩個人都逛累了,晏之嵐將大大小小的戰利品放進后備箱里,對晏晏說:以后晏晏找老公就要找爸爸這樣的,要能陪你逛街又能陪你照大頭貼,這樣能放低姿態陪你愛你的人,才是能夠托付一生的人。

晏晏眉梢跳了跳:爸,你這不是拐著彎兒來夸自己嗎?

晏之嵐爽朗一笑:你這小丫頭,怎么這么機靈呢?

兩人上了車,準備啟程回家。

可車開了一會兒,輪胎就爆胎漏氣了。于是保時捷就這么堵在路上,晏晏和晏之嵐兩人靠在一邊等人來拖車。

《重生之千金歸來》捉弄

晏晏問晏之嵐:爸,那邊說什么時候來拖車?

晏之嵐捧著手機,不知道在看什么,回答說:那邊說盡快,都等了這么久了應該也快了吧。

晏晏得到了答案,也沒有什么事情做,于是掏出手機開始刷朋友圈。

刷著刷著,她忽然刷到了一條消息。

晏晏將手機舉到晏之嵐面前:爸,你這是在干什么?

晏之嵐看了一眼自己發的爆胎的圖片和一張晏晏站在街邊看手機的照片,欣賞了一會兒后又看回自己的手機,一本正經道:看看有沒有好心人載我們回家啊。

晏晏:只怕到頭來沒有什么好心人,倒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家車輪胎爆了吧

出乎晏晏的意料,沒過多久,果真有了一位好心人。

不過晏晏有點兒不太愿意和這位好心人搭上話。

只見那輛蘭博基尼?吭诼愤,有人從車上下來:晏伯父。

晏之嵐有點滿意易安的速度,他嗯了一聲,故作姿態:易少,好巧啊。

易安檢查了一下輪胎,又看了一下磨損程度,他道:伯父,這車只能找人拖走,現在天色也不早了,干脆我載你們先回去,我叫徐一來處理。

誰知晏之嵐激動了一下:不不不不,不用了,我已經叫人來拖車了。這樣吧,我自己在這兒守著,你把晏晏帶走,你們倆的首映會不是在今天嗎?恰巧晏晏今晚也能住學校去了,你可以把人送過去

晏晏不依了:爸,我東西還沒搬到學校去呢。

她本來想著好不容易就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今天的首映會和回學校給蒙混過去,沒想到半道殺出這樣的事

晏之嵐摸了摸她的頭:我晚點會讓許笑把你的東西都搬到學校宿舍去。

晏晏又說:我沒有帶票。

她前些天故意將兩張票放進要洗的衣服口袋里,說不定早已經被洗衣機卷成渣了。

晏晏心里喜滋滋的,卻沒想到晏之嵐從口袋里掏出兩張票:沒事,我帶了。前兩天洗衣服的秦媽差點把這兩張票放洗衣機里卷了,幸好我提醒了她,幫你收好了。

晏晏張了張口,心里想著:老爸,你這是準備賣女兒的節奏啊

于是她蔫蔫的,接過兩張票,準備聽從命運的安排。

就在晏晏跟著易安就要上車的時候,先前打電話叫的拖車來了。

晏晏有些不放心,她問晏之嵐:爸,你一個人行嗎?

晏之嵐笑了笑:當然行,我可是你爸啊。

晏晏想著晏之嵐那挺不靠譜的內心,有些擔心地望了望,見來拖車的人都有條不紊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氣。

只是有個黃色頭發的男人在其中有點顯眼,晏晏看了一眼,沒有多想。

蘭博基尼緩慢行駛在高架橋上,冬日的太陽落得有些早,才五點多接近六點的時刻,天就已經暗了下來。

倏的,車廂里響起一道聲音。

首映會是九點,我待會兒還得去一個地方。

清冷低沉的聲線令微微出神的晏晏恍然驚醒,她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車廂里暖氣呼呼地吹著,吹得晏晏臉頰微紅有些熱。

此時她的腦子里亂哄哄的,有點沒想明白為什么就成現在這樣了呢?她明明跟他一點交集都沒有的啊

就這樣想著想著,車就停在了一座酒吧的門口。

晏晏渾然不覺,一道熱源靠了過來,熱氣噴在晏晏臉上,晏晏陡然睜大眼睛。

只見那雙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盯著她:膽子怎么一下子這么小了?

晏晏心口砰砰砰地亂跳,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恐懼,喉嚨干澀得很,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呵。

只聽見一道輕笑聲伴隨著安全帶解開的聲音,易安離開了晏晏。

晏晏驚魂不定,就見易安長腿一跨,邁出了車廂。

只感覺胸口的心臟跳個不停,一想起那雙天生異瞳湊到跟前,晏晏的手有些抖。

咚咚,敲車玻璃的聲音。

晏晏搖下車窗,就見易安微微彎腰:不下來?

單薄的衣服露出性感的鎖骨,他今天一身的黑,黑色的超長風衣顯得他愈發挺拔。

晏晏發現易安今天的頭發有些不一樣。

她下了車,跟在易安身后。

易安很高,將近一米九的個頭,身形頎長,一點也不駝背,整個人看上去很精神。

可他偏又是懶洋洋的調調。

晏晏跟著易安進了酒吧上了電梯,電梯里沒有一個人,隔音效果極好。

易安手指搭在欄桿上,他看著一直往上跳的數字,聲音極低:京都北郊那一塊早年已經荒廢,根本查不到線索。

晏晏知道易安說的是什么,易安的父母就是在北郊遭遇車禍去世。

她回道:只要有問題,總有辦法查到的。

易安手指輕點,不再看數字,反而反過頭來看晏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晏晏搖了搖頭:具體情況,我并不清楚。

叮咚一聲,樓層已經到達,易安直起身子看了一眼晏晏,率先走了出去。

樓道里的光昏黃并不明亮,厚厚的地毯將腳步聲化為虛無。

易安打開了樓道盡頭的那扇門,一時間,房子里爽快的尖叫全部傳了出來。

還有喘氣的聲音。

晏晏看著眼前這一幕男男女女,胃里翻滾著,她一下子捂住了嘴。

只見易安習以為常地走進去,他走到那塊大的辦公桌前,手指微曲,扣了扣桌面。

一直在辦公桌前打游戲被巨大的屏幕遮擋住的尹紀年抬起頭,見是易安,他將耳機摘下。

易安將口袋里的鑰匙丟了過去:別讓他們把我的地方弄臟了。

尹紀年點了點頭接過鑰匙,趕緊把耳機帶上,余光瞥見門口還站著一個小姑娘,他揚了揚下巴:那誰?

易安順著尹紀年的目光看過去,只見晏晏站在那里,眉頭蹙著,整個人看上去柔弱得厲害。

他眉梢微挑,揚聲:傻站著干嘛?還不進來?

話音一落,只見晏晏捂著嘴往樓道跑了。

易安臉色微變,追了出去。

身后尹紀年嘖嘖稱奇:真是個干凈的小姑娘啊。

**

晏晏趴在垃圾桶里不停地吐。

腦海中那些三三兩兩的畫面惹得她胃里一陣翻滾,又是一番狂吐。

一瓶水遞了過來,晏晏看過去,見是易安,直接將礦泉水打翻在地。

你這么報復我有意思嗎?晏晏問道。

《重生之千金歸來》誠意

易安眉頭緊皺,他撿起礦泉水,一語不發。

有意思嗎?!晏晏憤恨不已,再次問道。

這一次,易安扭開瓶蓋,他蹲下身子強硬地掰開晏晏的嘴,將礦泉水塞到她嘴里,然后抓著她的后頸往后,又是往前。

來來回回好幾次,等到晏晏將嘴里的臟東西都漱干凈之后,易安才從口袋里掏出帕子一點一點地擦凈她的嘴。

然后,指尖抓住她的頭發用力往后,下巴微沉,薄唇就覆了上去與紅唇緊貼。

這才有意思。

長舌侵入,攪得晏晏潰不成軍。晏晏節節敗退,直接跌進了易安的懷里。

那種窒息的恐慌讓晏晏用力將易安一推。

空氣瞬間進入胸腔,晏晏將嘴唇狠狠一擦,吼了一句:你是不是有毛?!

說著,晏晏就要跑。

易安怎么會讓她得逞?他長腿一跨,大手一撈,直接將晏晏扛在了肩上。

他扛著晏晏進了電梯,緩緩向下。

晏晏死死掙扎:你干什么?!放開我!

易安絲毫不動:我為什么要放開你?我對你挺感興趣的。

可是我對你不感興趣!晏晏說。

是嗎?易安停下了腳步,我會讓你對我感興趣的。

易安將晏晏摔進車里,還沒等晏晏爬起來,易安欺身而上:你給我老實呆著!

說著,將車門一關,就要邁向駕駛座。

晏晏瞧準了時機打開車門,誰知道剛一碰車門,一道鎖門的聲音就響起。

易安坐進了車里,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晏晏:不要徒勞掙扎了。

被易安看了一眼,晏晏偃旗息鼓。她知道自己硬碰硬肯定不行。

于是她說:易少,你別跟我開玩笑了,也不要給我爸制造一個你看上了我的假象好嗎?我知道你今天約我出來并不只是單純看首映,你是想在我嘴里套出一些消息,對嗎?

鑰匙就在手邊,易安卻沒有啟動。他那雙異于常人的眸子看著晏晏:出事那天的北郊,壓根沒有一點線索,而我父母出發時的地方監控也顯示一切如常。所有人都告訴我這就是一起意外事故。

所以,要么就是你在騙我,要么就是你沒有跟我說實話,你還有別的消息。

晏晏沒有說話,她只是一笑。

笑完過后,晏晏揚唇,杏眸定定地望著他:那就要看易少的誠意了。

雖然她確實對易安父母去世的真相并不是很了解,但一兩個小道消息她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更何況跟易安這樣的人談條件,手上沒有幾個消息保底,她還是真不敢。

易安瞇起了眸子:我知道晏小姐看不起小門小戶,如果是澳洲那塊國家公園的項目,足夠顯示我的誠意了吧?

晏晏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曾和老太太打賭的那個項目這么快就得手了。

不過她冷靜了一會兒,然后說:易少的誠意自然是很足,不過今天怕是不太適合談這樣的話題。

易安知道晏晏這是在暗示自己,對于他說的國家公園的那個項目要簽署合同,口頭上的說辭太多,她不信。

他冷笑了一番:晏小姐還真是機警。

晏晏回笑:彼此彼此。

空氣中有什么在浮動,下一秒易安啟動了車子。

晏晏一驚:去哪兒?

首映。

等到兩人看完了首映已經十點四十分了,易安依之前說的將晏晏載到了學校。

和晏晏約好了簽合同交換消息的日子之后,易安就開車走了。

晏晏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宿舍樓,垂下了眼眸。

二十六年又三個月,她又回來了。

回到宿舍,許笑已經將她的部分東西搬了過來,而且還整理得井井有條。

宿舍還像上輩子一樣是四人間。

見晏晏回來了,宿舍里不明情況的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人陰陽怪氣地說道:喲,這才多久沒變,就傍上了大款?又是蘭博基尼,又是仆人收拾行李,范允,你還真是有史以來第一個飛上枝頭的野雞啊。

這一人說完,另一人附和道:說說,你在哪找到這么好的金主?還看得上你這樣的貨色。

兩人說完都是不由自主地譏誚地笑了起來。

晏晏對這一切都罔若未聞,只是稱贊道:聽說院里最近組織人去參加學校的元旦晚會,你倆去唱個二人轉吧,口才挺好的。

這話一說出口,先前譏笑那兩人紛紛變了臉:你什么意思呢?

晏晏聳了聳肩:沒什么意思。

就在幾人就要吵起來的時候,忽然浴室門被打開,張辛夷走了出來。

見到晏晏,她先是一愣,隨即像不認識一般走到自己床位前。

有人見了張辛夷,立馬拉幫手:辛夷,這個賤人剛剛竟然罵我們!

對啊對啊,膽子真的肥了!你快幫我們罵她!

出乎意料的是,張辛夷看都沒看,倒是勸阻她倆:你們倆別說了

你怎么了辛夷?

晏晏看著面前這一出戲,勾了勾唇。

從衣柜里拿出睡衣,晏晏收拾了一下進入浴室開始洗澡。

是她曾經跟許笑說她現在的身份不想宣揚,所以現在學校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而張辛夷被許笑警告之后更是不敢說出這個事情。

熱水洗盡她今天一身的疲憊,等到她洗完出來,就聽見宿舍里另兩個人在八卦:你還記得經管學院,比我們小一屆的那個長得超帥的那個晏溫嗎?

記得啊怎么了?

聽說啊,他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從前些日子開始那女的就在我們學校喊冤了,一直到現在天天堵在人經管學院的宿舍樓下要那個晏溫討個說法。

真的假的?臥槽,這也太勁爆了吧。他真的很帥誒,聽別人說他家里啊超有錢的竟然干出這樣的事來

兩人先前還在討論著,一見到晏晏就閉了嘴。

但晏晏還想知道其他消息。她問: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那兩人對視了一眼,沒回答,反倒是已經上床了的張辛夷回答道:上個星期天開始的。

晏晏變了臉。

晏溫那個臭小子是不想履行賭約了是吧?這么大的事還想瞞著?

第二天,晏晏一大清早就到了經管學院的宿舍樓下等著,沒等多久,就見一個女人裹著一件黑色的長款羽絨服,頭發隨意束著,臉色黯淡地走了過來。

晏晏一見,就知道這個女人是上次和晏溫范允一起逛街的那個女人。

《重生之千金歸來》負心漢

晏晏和晏溫上同一所大學,而范允則是上了另一所大學。

據人說,當時晏晏還是范允的時候,晏溫是想和當時的晏晏上同一所大學,奈何晏之嵐不愿意讓姐弟倆讀同一所大學,還囑咐兩個人老老實實做一個學生,不要想些亂七八糟的,更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

此時晏晏沒有輕舉妄動,她就坐在宿舍樓下的長椅上,等著那個女人靠近。

只見那個女人先是在宿舍樓下徘徊了好幾次,等學生們漸漸從宿舍樓里出來,她開始改變策略。

她一屁股坐在來來往往的出口,大聲喊叫,大聲抱怨,惹得學生頻頻側目。

晏晏也頻頻捂住耳朵,因為叫的太難聽了。

她看著那個女人坐在地上撒潑,想了想,還是給樓上的晏溫打去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接起,晏溫的聲音聽上去也不像剛醒,只是有些疲憊。

喂?什么事?

晏晏想象得出晏溫此時的表情,她悠悠道:聽說最近一個自稱懷孕的女人一直在你宿舍樓下堵你?

晏溫沒說話,晏晏卻聽見了一道驚慌失措的聲音,像是什么被絆倒。

半晌,晏溫問:你怎么知道?!

問完,晏溫大驚:你這么快就來學校了?!

晏晏只覺得好笑,她忽地將攝像頭打開,對準了不遠處正撒潑喊冤的女人,神情自然:之前我們好像打了一個賭來著?

晏溫語噎。

晏晏笑:誒,還算不算數了?

晏溫偃旗息鼓:算,算。

那說好了,你得聽我的話,乖乖上課,好好學習,別整些有的沒的。

晏溫重重地點了點頭,開始賣乖:那你也別把這事兒給爸媽說。

晏晏挑眉:叫什么?

晏溫哽了一下,姐姐。

晏晏眉開眼笑:誒,乖。

晏溫:

過了一會兒,晏溫說:姐,我真沒把對方肚子搞大,都沒弄進去

我知道。

晏溫像是不信:你真知道?

晏晏卻不想再繼續跟他廢話,跟晏溫說了一句好好呆在宿舍,我讓你下來就下來之后,晏晏趕回了自己的宿舍。

她先是從衣柜里挑了幾件時髦的衣服換上,再是給自己畫了一個極其艷麗的妝容,上挑的具有攻擊性的眼妝和眼線,眉峰分明的眉毛,還有奪人的復古色口紅。

等衣服和妝容都完畢后,晏晏找出波浪燙的夾板將自己自然下垂的頭發卷出一個又一個波浪,最后晏晏背上夸張的goyard的tote包,戴上墨鏡,踩了一雙八公分的高跟鞋,在室友全然瞠目結舌的眼神下,噔噔噔地出了門。

宿舍里,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剛剛那是范允?

太不像了吧

于是晏晏重生之后最潮的裝扮在這一天誕生。

只見晏晏噔噔噔噔地快步走向晏溫的宿舍,此時的男生宿舍樓底下比先前要熱鬧多了,一圈圍成一圈的。

就聽見那女人哭天喊地的聲音在頭頂盤旋。

晏晏嚼著口香糖,看了一眼。

心里默數,三,二,一。

然后朝宿舍樓里沖過去。

住在樓下的宿管阿姨攔住了她:誒小姑娘,這是男寢,不能進!

晏晏嚼著口香糖,一臉傲氣:憑什么不能進啊,我上次來找我男朋友的時候都進過,怎么偏偏這次就不能進了?

宿管阿姨見她這一身打扮,忍住脾氣,勸阻道:小姑娘,我在這里值班這么久了,就沒見有女生進去過。這里不讓進的,要不你打電話給你男朋友,讓他直接下來吧。

晏晏不依:憑什么?!我就要上去找他,你讓開!

兩人在宿舍樓下吵起來,越吵越兇,兇到將先前撒潑女人的聲音都蓋了過去。

大家都不自覺地看著宿管阿姨和另一個打扮新潮的漂亮女人吵架。

宿管阿姨被晏晏氣到,她吼著:反正就是不能進!

晏晏心里默默對宿管阿姨說了無數聲對不起,面上還是照舊。見注意力已經被吸引過來,她無所謂道:不能進就不能進,我讓他下來。

于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晏晏打通了晏溫的電話。

喂,親愛的~

聲音黏膩,讓電話那頭的晏溫打了個寒顫:晏晏,你搞什么飛機?

晏晏不理,只說:我已經在你宿舍樓下了,你下來吧~

說著,怕晏溫不敢下來,晏晏又添了一句:爸媽已經在那里等著我們了呢~親愛的,要快點哦~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晏溫看著這一通電話,又想起樓下被那個女人堵的水泄不通的情形。

最后還是一咬牙,隨便穿了件衣服就往樓下趕。

此時樓下,所有人都聽到了晏晏電話里晏溫兩個字,心里都腦補了一場大戲。

那女人也瞧見了晏晏,聽到了晏晏電話里的晏溫。

她先是上下打量了晏晏,見晏晏穿著打扮很是吸引,她走上前去:你也是那個負心漢的女人?

晏晏往下拉了拉墨鏡,故作不屑地瞧了她一眼:你誰?

那女人輕哼一聲:我也是晏溫的女人,他把我肚子搞大了又不想負責任,就是個負心漢!

周圍開始議論紛紛。

晏晏卻只是嗤笑一聲,她看著自己的指甲,滿口諷刺:什么叫你也是?麻煩你不要在這麻婆賣瓜自賣自夸了好嗎?就你這樣,阿溫能看得上你?

那女人被晏晏這一番話氣得漲紅了臉,她怒氣沖沖:我這是為了你好你到反過頭來罵我!你這女人有沒有良心!

晏晏冷笑:我啊,良心大大的有哦。也不像有些人,裝作很有良心的樣子,背地里黑心腸壞了。

這話里的意有所指讓女人顫了一下。

她狂吼:你別在這兒血口噴人!能跟晏溫混在一起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鳥!就算穿得光鮮亮麗也是心腸歹毒!

聽到這話,晏晏不怒反笑:你跟晏溫在一起多久了?你了解他嗎?你知道他睡覺的時候不蓋被吃飯的時候不吃雞肉的習慣嗎?

對啊,你不知道。

《重生之千金歸來》簽合同

晏晏笑得譏誚:要我看,你這肚子里的也不知道是誰的種,反正也不知道,就想隨便拉個有錢的男人當接盤手。

眾人都被晏晏這一番妙語連珠驚呆了,只見晏晏說這種話臉都不曾紅一下,就覺得這個女人真是絕了。

不遠處的?康暮谏e利,安靜而又低調。

尹紀年呆呆地看著穿著黑色貂絨皮衣的晏晏,這是昨天的那個小姑娘嗎?

易安沒答,但眼里興味盎然。

就在晏晏全然壓制那個女人的時候,晏溫從樓上走了下來。

許是沒想到晏晏打扮成這樣,晏溫腦袋一懵,剛想說什么,就被晏晏一袋子砸了過來。

臭男人!你看看你給我惹出的好事!

晏晏指著面色枯槁的女人,臉上咬牙切齒:快給我解釋清楚。

晏溫抱住晏晏沉沉的tote包,看見那個女人,臉色立馬變得不耐。

也不知道是因為晏晏在身邊還是其他什么原因,今天的晏溫底氣足了許多:王時珍,到今天這個地步,我告訴你,你別想在我這里敲詐一分錢!

當初的事是你先找的我,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自己都說好就那么一次,之后就不再聯系。

結果現在卻告訴我你懷了我的孩子要巨額補償。你說你安的什么心?

王時珍聽到這話臉色不穩,她大吼:晏溫你騙人!明明是你先聯系的我,我這里還有證據!

說著王時珍就要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晏晏卻一聲嗤笑。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如果手機短信都能當成證據的話,那我也有呢。

說著,晏晏非常自然地從晏溫的口袋里掏出手機,先是將自己和晏溫的所有信息刪掉,然后又從晏溫的手機上發了不少甜言蜜語到自己的手機上。

晏晏笑著舉著手機:要是這樣的證據也是證據的話,誰也不能保證你是不是趁著晏溫睡覺的時候做的小把戲?

你!王時珍被懟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在宿舍樓下做了這么久的戲,眼看就要成功了,要得到那筆巨款。她是相信范允的說辭的,范允說這個男人很單純家里很有錢,是個很好釣的凱子。結果半路殺出這么一個程咬金。

她不甘心!

王時珍咬緊牙:你是什么人?!

晏晏揚了揚唇,手挽著晏溫,笑得和藹可親:啊我之前,叫范允呢。

聽到這話,王時珍眼里滿是震驚。

最后看了一眼晏晏和晏溫,王時珍跑了。

晏溫有些擔憂地看著王時珍逃跑的背影:你說她最后問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晏晏毫不在意:她想找人搞我唄。

晏溫聽到,手上一緊。

晏晏拍了拍他的肩:放心啦,你老姐我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兩人約了中午一起去吃飯,于是下完課的晏溫和晏晏在校門口又見面了。

兩人并肩站著,有些茫然。

吃什么?

我隨便。

牛排?

可以啊。

pizza?

也不錯。

蛋炒飯?

也還行。

晏晏怒了:你就不能給我提供一個具體的你想吃的東西嗎?!

晏溫指著學校斜對面的茶餐廳:那我們就去喝喝茶吧,我不是很餓。

晏晏:

最后兩人坐進了茶餐廳里。

晏晏點了一盅茶和一碗蛋炒飯。晏晏吃得狼吞虎咽,昨晚上把肚子都給吐空了,一直到現在還沒吃東西。

晏溫一邊喝茶一邊在一旁刷微博。

刷著刷著,他發現了一條半個小時前發的新聞。

他看著上面的內容,又偷偷瞟了一眼晏晏:姐,這事兒,你干的?

手機上曝光了一個女大學生私生活不檢點,到處釣富二代追求虛榮生活,圖片打了碼,名字也是用的化名。

晏晏看都沒看,將飯吞進肚子里后,說:我讓許笑自己看著辦。

晏溫哦了一聲,忽然驚醒:許笑知道了?那爸媽還有奶奶不也知道了嗎?!

晏晏眨了眨眼,狡黠得很:我現在跟許笑私交特好,弟弟別怕。

晏溫沒有說話,可他的唇漸漸揚起。

眼前的杏眼澄澈又好看,遠山眉朦朧而溫柔。晏溫忽然心里坍塌了一大片,柔軟而又細膩。

他沒注意到的是,潛移默化之間,他慢慢地接受了眼前這個女生是他同父同母的同胞姐姐。

晏晏吃飽喝足靠在椅背上消消食,她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新聞,忽然眼前黑了一大塊。

晏晏抬起頭,只見尹紀年笑嘻嘻地跟自己打著招呼:hi,小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見到尹紀年身后的易安,想起昨晚莫名其妙的那個吻,晏晏的好心情忽然就沒了。

她看了一眼晏溫:吃飽了嗎?

晏溫悄咪咪地看了一眼尹紀年和易安,點了點頭。

那走吧。

說著晏晏和晏溫起身就要走。

誰知忽然一只微涼的手抓住了晏晏,合同不打算簽了?

清冷的具有玉質的低沉聲音從身后傳來,晏晏轉過頭,一下子就撞進那雙琥珀色的眸子里。

默了半晌,晏晏說:簽。

晏晏和晏溫重新入席,桌上的食物已經被撤走。

兩兩面對面坐著,晏晏感覺到晏溫的腿一直在抖。

她瞧了一眼,趁著對面兩人不注意,拍了一下他的腿:抖什么?

晏溫表情僵硬了一下,湊到晏晏耳邊悄悄地說:對面是易安誒,是那個易家的太子爺我我緊張

晏晏嘴唇一抿,捏了他一把:出息。

不再管晏溫內心的復雜心理活動,晏晏抬眼:合同呢?

易安轉著指節上的戒指,揚了揚下巴,尹紀年從公文袋里掏出一份合同擺在晏晏面前。

晏晏翻了翻合同,將重要的部分都看了一遍。

晏溫也湊了過來。

他問:姐,這是什么合同?

晏晏頭也不抬:澳洲國家公園的項目。

晏溫倒吸一口涼氣。

這時,晏晏發現一條不應該出現此合同中的條例,她指了出來:乙方在規定的時間內必須在甲方的安排下進行一段時間的培訓才能參與此項項目,這是什么意思?

《重生之千金歸來》小說的主角是易安晏晏已經完結,《重生之千金歸來》小說精彩章節已經揭秘,想要看完整版的小說請記得關注!

內容不顯示部分

同類文學小說

下载广东十一选五专家计划 3d试机号连线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玩法 股票指数怎么看涨跌 中国体育彩票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 北京pc蛋蛋28开奖查询 新华股票配资 2011033深圳风采 极速时时彩是国家开奖